说起iPhone对于整个手机行业的影响,可能许多朋友都会想起一个说法,那就是iPhone “重新定义了手机”。

但乍看之下,这个说法其实并不严谨。因为苹果既不是首个使用电容屏+全触控交互界面的厂商,初代iPhone实际上也并非是一款特别成功的产品。事实上,其当时不光没有应用商店、不是智能手机、许多细节方面的功能都显得很简陋和欠考虑,甚至就连销量也远不及当时的诺基亚旗舰产品。

但大家都知道,随着后续iPhone 3GS、iPhone 4的大获成功,电容屏、全触控界面、应用商店生态,甚至是类似“视网膜屏幕”、“蓝宝石玻璃”、“压力触控”这些产品设计思路和技术,的确是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友商的产品,并改变了整个行业的产品形态、甚至可以说带动了整个产业链“跟着iPhone的节奏走”。所以如果是从这一点来看,说苹果、iPhone“重新了定义手机”,其实又确实是没有太大毛病的。

正因如此,当时间来到2022年9月底,我们三易生活看到有一家“老牌”厂商在宣传他们的新品时,不仅直接引用了苹果当年经典的“1984”广告片,而且在相关报道中甚至还喊出了“重新定义手机”的口号时,也很快就吸引了我们的关注。

这是一款什么手机?简单来说,它源自“欧洲奢侈品手机品牌”VERTU,产品型号是“METAVERTU”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它还有个身份,就是其自称的“全球首款WEB3手机”。

请注意,我们加了“自称”这个定语。一方面是出于谨慎,因为厂家确实在宣传文案中将这款机型如此称呼。但另一方面,在通过了简单的搜索后我们发现,“METAVERTU”的这个“全球首款”,却未必属实。

比如说早在今年6月,一家名为Solana的公司就发布了一款名为“Saga”的智能手机产品,并内置了一系列与区块链、WEB3相关的功能,包括但不限于自带加密功能的USB数据线、内置的区块链钱包、基于区块链开发的支付功能,以及专门提供dAPP(分布式APP)的特殊应用商店等等。事实上,Solana方面当时就将Saga称为“全球首款WEB3手机”,这可比VERTU至少早了三个月。

当然,从发售时间来看,Saga虽然已经造出了几台展示机,但大批量开售还要等到2023年第一季度。所以这是否意味着,“METAVERTU”会是实际上最早开卖的WEB3手机呢?

其实也不是。因为同样是在今年6月,曾经的手机行业巨头HTC也推出了一款名为“Desire 22 Pro”的新品。虽然这台机型在发售时打出的旗号是“第一款元宇宙(metaverse)手机”,但其在功能层面同样包含了区块链加密钱包等非常典型的WEB3应用,因此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作是“WEB3手机”,而且发布和实际上市的时间显然都比VERTU的这款新品更早。

以为这就结束了?显然并没有。此前在今年7月,以太坊扩展平台Polygon就曾与Nothing方面宣布达成合作关系。据悉,双方将为Nothing Phone 1适配Polygon ID服务,同时使其能够安装和使用一系列WEB3功能,包括但不限于基于区块链的身份验证机制、加密货币钱包、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等。从这一点来说,Nothing Phone 1很快就可以通过系统、软件更新,“变成”一款WEB3手机。考虑到这款机型的名气和销量,Nothing Phone 1的“WEB3”之路,大概率会比VERTU的这款新机走得更快。

说到这里,相信大家都已经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我们还没有解释到底什么是“WEB3手机”。

其实,这个事本身就比较玄乎。有关注互联网行业资讯的朋友可能知道,所谓的“WEB3”,其实是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Gavin Wood在2014年提出的一个概念。

按照相关的说法,WEB3的最大特征是“去中心化”,强调用户(而非互联网公司)的互联网账号和虚拟财产属于用户自己,且不随公司的运营状况而变动、同时有着极强的隐私保护能力。

摆脱互联网公司的“服务器霸权”,WEB3的口号虽然很好听、但实际上却未必美好

乍看之下,这似乎还挺不错。但为了能够“实现”这个构想,WEB3的倡导者大肆吹捧加密货币、NFT在未来互联网服务中的价值。比如他们声称,如果一个网络游戏将其所有的道具都化为NFT,那么即便游戏本身关服,用户依然可以拥有和出售这些NFT来“保障自己的利益”。当然,他们并不会告诉你,这些被打上了“唯一所有权”的数字符号、图像或代码,到底能够换来多少真金白银。

事实上早在2007年8月,当时任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·施密特在出席首尔数字论坛时,就曾被与会者问及“什么是WEB3”。而施密特的回答,则可以说相当直白且讽刺。当时他表示,“Web 2.0只是一个营销概念,而你刚才正好发明了WEB3这个营销概念”。

没错,如果说能够存储加密货币、能进行NFT交易,预装几个所谓的“WEB3平台”就能被算作是“WEB3手机”的线年,HTC就已经推出了具备这些功能的Exodus 1。而在同年,联想更是将带有加密货币存储、甚至是“挖矿”功能的“粒子钱包”APP,预装到了当时几乎所有的联想手机上。

从这一点来说,WEB3手机其实早在2018年就已出现、并且正式上市了。但它们也并没有在市场中掀起什么波澜,更没能对相应手机厂商业绩带来过多少的正面影响。

不难看出,尽管VERTU这个“全球首款WEB3手机”尚未发布,但它其实既不是“全球首款”,其“WEB3手机”的身份也并没有什么神秘光环。充其量顶多就是硬件上可能加了什么加密芯片,软件上预装了一些钱包APP之类的东西,再配上“META(元宇宙)”的产品前缀,以及VERTU这个知名奢侈品手机的名号,就堂而皇之地出来吆喝了。

可问题在于,即便是如今的VERTU品牌本身,其实也早就未必有曾经那般的“信仰”了。

VERTU是什么?20年前,VERTU是由时任诺基亚设计总监Frank Nuovo打造的奢侈品手机品牌。彼时VERTU“背靠”诺基亚的成熟产品线,再加上了自身手工打造、外观吸睛、材质也足够昂贵的机身,的确一度曾成为名媛阔少们追捧的对象。

然而大家要知道,随着诺基亚手机业务的没落,早在2012年VERTU就已经被出售给了第三方私募基金,成为了资本手中待价而沽的筹码。

2015年,VERTU被一家香港公司全资收购。2017年在经历了一系列官司纠纷后,其海外业务又与国内业务“分道扬镳”,分别被一家土耳其公司和一家香港企业把持。

当然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早前的诺基亚时代,VERTU手机基本全系都是基于诺基亚手机“换壳”,虽然没啥自研的技术,但好歹底子上还算是国际一线大厂的品质。

可如今的VERTU呢?看看早已被夷为平地的(原)VERTU英国总部,再看看那个与国内某小众品牌“撞脸”的折叠屏机型,我们其实又不由得感到释然了。

毕竟无论是曾经的VERTU,还是现在一边卖着电子雾化器、一边蹭着“元宇宙”、“WEB3”热度的VERTU,都坑不到咱们这些普通人头上。